QA第二張......... 排列方式由新至舊

 

【2014誠品站訪問賴馬訪題】

 

Q1.「賴馬」這個筆名是怎麼來的呢?是一種馬嗎?

A:呃⋯沒聽說,應該不是一種馬。
來由是多年前,我在兒童日報畫插圖。遇到家常便飯的催稿狀況,第一時間總會慌忙回答:「馬上好!馬上好!」,當時,常把筆名取諧音做"馬尚豪";也時有需要更換筆名以增加刊物繪者陣容的情形,我會翻翻工作桌上的大辭典尋找靈感,偶爾也叫"馬到成"(馬到成功)。後來做了自己的書,索性就把兩個姓合著叫「賴馬」。這個好記的筆名陪伴我二十年了,所有的朋友都這麼叫我,還不時會收到熟識的出版社寄來給「賴馬」的稿費匯票。


Q2.《我變成一隻噴火龍了!》是您的第一本繪本,能和我們分享當初創作這本書的靈感來源嗎?由於是第一本繪本,當初創作時認為和單幅插畫有甚麼不同?

A:這是一段不算酷的靈感過程。在某個夏天夜裡、被蚊子叮了、卻怎麼也打不到!一面覺得火大、同時覺得似乎很適合做成圖畫書;一手拿著電蚊拍、另一手便寫下了噴火龍的故事。
我將配插圖的工作設定有提升文章的功能。去理解、感受了文字之後,在適合的位置、畫出合適的圖。而圖畫書創作,在故事的創意上就必須負起完全的責任,但相對於配插圖、也有著能讓文字與圖像相互調整至沒有贅字與多餘畫面的完美呈現。


Q3.您談到創作繪本的主要動機就是「好玩」,但要怎麼讓大人小孩都覺得「好玩」呢?

A:「好玩」這樣的形容其實並不抽象,簡單來說,就是連自己也要覺得「好玩」。站在讀者的角度,希望讀者看到你的書要有什麼感覺?是看過就算?還是想一看再看?不論是會心、莞爾、還是感受到其中的趣味及幽默......這些這些,都是在我的書裡,竭盡所能想帶給讀者的感受。


Q4.您也和許多兒童文學作者合作插畫,在安排畫面時與自己的繪本作品有何不同呢?

A:答案如問題2後段。


Q5.您的構圖當中,有些部分有滿滿的細節,有些部分卻讓主故事佔據一切,在說故事時怎麼安排這些細節呢?

A:一個好的故事、當然不能只用一種語調來訴說。有時用繁複的大場景去呈現整體的環境氣氛、有時做出各種分鏡動作來達到一種韻動的效果、有時用誇張的特寫製造強烈的情緒印象....這些畫面設定都取決於故事節奏的需求。在電影中,獨白是一種表現方式;在圖畫書裡,我會增加文字敘述、讓畫面單純。反過來說,如果圖像已經說了很多事,文字的部分就盡可能精簡⋯我想,這也是文圖包辦的另一種優點,可以將文與圖彼此調配到最好。


Q6.在新書《愛哭公主》當中,畫出了小孩大哭鬧還滿地滾!這一定是很貼身的經驗吧~「愛哭公主」聽完了故事後,真的就不哭了嗎?

A:雖然我常常在臉書上說自家小孩的「壞話」,但其實他們都算是挺乖的孩子,很少有完全不講理的狀況。會用這種誇張的哭法不全是親眼所見、更多是一種故事的表現方式。"愛哭公主"是我們家馬麻和女兒們的私房床邊故事之一,這個故事陸續「玩」了逾半年,每次和孩子一起設定不同的派對主題、場景元素、情緒的引爆點、大哭成災的慘況、如何解決善後⋯⋯,對不擅長說教的我們來說,這個故事有玩不完的梗還具有功能性,的確某種程度疏解了孩子成長帶來的小小、惱人的情緒問題。


Q7.「賴馬繪本館」的設計又有看又有玩,收穫滿滿!您建議爸媽與孩子們如何享受賴馬繪本館的特色呢!

A:在自己的空間、呈現自己的作品,是當初成立繪本館的初衷,這點我想一直保有下去。有了孩子的這幾年來,多了許多親身與孩子們互動的經驗,每回將其中的搞笑對話和親子手作在臉書上分享,都能引起不少共鳴。所以初步階段,喜歡我的作品或是對圖畫書創作有興趣的朋友來玩,可以看原畫、看草圖、了解我是如何做出一本書的。下一個階段,我和我的工作室會以傳達一種輕鬆有創意的親子關係為基礎,嘗試去設計館內活動和特色商品。

 

QA第一張

 

【2014年 博客來OKAPI 6月讀書日】

Q1. 除了繪本創作,平時有其他偏好的閱讀類型嗎?最喜歡讀哪一類的書?
A:沒有特別固定的類型,講旅遊的、講建築的、講美學的……發現家中有添書,多少都會翻閱一下。自己會掏腰包買的有武俠小說和日本搞笑漫畫(因為太太不看這類)。

 

Q2. 平常都在什麼時間閱讀?有什麼特別的閱讀習慣嗎?
A:自從這幾年忙碌到連睡覺時間都不夠用後,養成早晨腸道卸貨時間抽空閱讀的習慣。(阿伯有練過!請大家不要仿效。)

 

Q3. 你的繪本新作《愛哭公主》創作過程中,有遇到什麼有趣或困難的事嗎?

A:《愛哭公主》事實上是我們家的其中一則床邊故事,是個可愛的情緒小故事,前後持續講了有半年,所以決定把這個我們家女兒聽不膩的故事畫出來和大家分享。

創作過程的確是有趣和困難交替的。發想時的靈光欣喜,編排時的心思用盡,點子來時的孜孜振筆、被催稿時的日夜緊急……當然,最終看到大家喜歡自己的作品時,又是開心時刻。

 

Q4. 暑假即將開幕的「賴馬繪本館」,一開始設立的初衷是?有什麼是目前希望能達成的嗎?
A:起初就只是想有個空間展示手稿和原畫。但一路思考到現在,除了呈現自己的創作理念,也希望帶有一些啟發、教育的功能,讓對繪本創作有興趣的大小朋友們來此能有所獲得。

 

Q5. 接下來還有其他的計畫嗎?
A:想再為第三個孩子做一本書(兩個小姐姐都有了),然後把與孩子們之間的爆笑話題和創意小遊戲集結起來,或是進行一些純藝術創作。

 

Q6. 能否與讀者分享你最近正在讀的書。
A:最近讀了五分之三本的是:早安財經文化出版的《小眾,其實不小》,這本書探討當前商業、文化、媒體,各方面的「中間陷落」現象,和我們一直深耕圖畫書等親子領域的做法有類似之處。

 

Q7. 關於閱讀,最想跟讀者說的一句話是?
A:去逛書店,盡可能花時間在好書上。

 

QA第一張

 

【2012年12月信誼學前教育雜誌創造力專題】

 

生活是最佳的創意來源
 
從一隻愛生氣的噴火龍,一群在大街小巷神出鬼沒的野狗、一路狂奔卻發現登錯台跑錯場的慌張先生??,到顛覆家喻戶曉的12生肖故事,得過國內各大圖畫書獎的賴馬,總是在每本圖畫書裡,巧妙埋入大大小小的創意。
 
靈感,來自生活、觀察與思考
 
很多讀者常以為創作圖畫書,就是天馬行空地想像。從事設計與創作工作已二十多年的賴馬卻說,他的創作靈感,其實源自於扎扎實實的生活、觀察與思考。
 談到創作《我和我家附近的野狗》(信誼),15歲前在嘉義鄉下長大的賴馬說,他從小就喜歡走不同的路回家,因為有的路會經過讓人流口水的柑仔店,有的路總有不同的野生果樹等著他,有的路可以看見有趣的老房子,有的路會經過讓他的心砰-砰-跳的女生家??,他對家鄉每一條路都很熟悉,也有著滿滿的情感。所以他創造了一個想避開野狗群回家的小男孩故事,希望讀者看了書,開始親近自己生活的環境,也能找到最愛的一條路回家。
 其實,不論根據研究,設計小男孩喬裝大樹恫嚇狗群,或是分析風險,學習畫張安全回家的地圖,這些都是透過「創造性思考」解決難題的實例。如果仔細思考賴馬的作品,因睡過頭、忙中有錯而鬧出笑話的行徑,孩子或大人常常失控的情緒問題,甚至大街小巷常見的野狗群,都是再尋常不過的生活片段與日常風景了,但是在賴馬的眼裡,卻都成了絕佳的創作主題。
 
陪伴和欣賞,讓創意自由成長
 
除了廣受喜愛的圖畫書,目前和太太定居台東的賴馬最得意的「創作」,其實是兩個古靈精怪的女兒:5歲半的鹹魚和2歲半的小滴。
 因為在家中工作,所以賴馬有更多時間陪孩子玩樂高、拼圖、畫畫、扮家家酒,和孩子一起看最愛的宮崎峻動畫片,到戶外跑跑跳跳。
 家中隨手可得的畫筆,讓大女兒隨時隨地都可創作,她的筆觸無拘無束,相當大氣自由;說起故事來,和在日本圖畫書界被封為「無厘頭之神」的長新太,簡直是難分高下,常讓賴馬驚嘆不已。而愛看書、玩樂高也愛畫畫的小女兒,1歲多第一次拿起彩色筆,就把冰箱門當成了畫布,畫了滿滿的魚。最近,賴馬和太太在台東親手打造夢幻的賴馬繪本館,正進入忙亂的批土和粉刷階段,埋在樂高積木堆裡的小女兒送上一隻樂高長頸鹿,對著沾滿油漆的賴馬說:「這隻長頸鹿可以幫把拔、馬麻刷油漆呦!」讓夫妻倆很感動。
 孩子很直觀,生活中的所有事物都會觸發孩子思考,成為創作主題。賴馬笑說自己小時候畫畫很糟,兩個女兒畫圖和表達的能力,比他這個老爸小時候厲害一百倍,所以每次看見孩子的表現,都會驕傲地在心裡幫女兒按上100個讚!
 
給孩子空白時間,和自己獨處
 
常常,賴馬看著兩個女兒獨特的行事作風,就會套用自己的想法去推論她們的邏輯,但他發現女兒雖然有時像他,有時像太太,但他明白孩子不是別人,她們就是獨一無二的自己。賴馬覺得想讓孩子保有創造力,就是順著孩子的個性支持他們,而且,有時候什麼都「不做」,給孩子空白時間自處,遠比「做什麼」更重要。
如果從創作的本質來看,賴馬認為所有創作者都必須忍受孤獨,透過創作過程去發現自己。因此,每本作品都是一部分的自己。他舉例,在創作《現在你知道我是誰了嗎?》(和英)這本書時,他一個人和一支筆、一張紙對看,一天畫8小時,一畫就畫了三年半。
既然生活裡無處不是創作靈感泉源,當了爸爸後,創作量不是該更上一層樓?他笑說,因為要陪伴女兒,加上「孕育」中的賴馬繪本館,所以畫畫時間相對被壓縮了。不過,認真生活的賴馬,創意應該是永遠不斷電的!*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古力工作室 的頭像
阿古力工作室

賴馬繪本館

阿古力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